XoCLoRui_  

【林秦】关于 暗恋


-预警:暗恋 就真的是 暗恋

 


“故事何样美,终极是分离.不敢好奇,玷污结尾.犹如无人敢碰,秘密现在被揭晓.明日想起,我们其实承受不了.”

 

秦明只觉得最近开始有些感冒,秋季与冬季间的转换总归是让人有些不舒服的,间歇性骤冷的气温让人总是措手不及.

他没有太在意这些事情,只是嗓子有些发紧,他按顿吃了感冒药,但不知道怎么也没见的了起效.

好在这样的天气连案件都不太多了,他们也算得上是偷偷闲,每日工作轻松,作息也正常,这感冒到没算加重了.

秦明其实很少生病,他大多数不忙的时间里都很注重自己身体的状态,却也容易在忙起来的时候不管不顾.

好在林涛总还是多一个脑子,多一个记性的总是能凑在一起吃吃饭休息一下.

 

这样的季节,就算是海边城市,下这样的大雨都算不上的了常见.

秦明站在楼门口,拎着自己的包望着外面,天空被刷的发白,可见度几乎就只达伸手可及的地方.但还好只是下着雨,只是不停的下着大雨.

秦明怕冷,秦明还怕打雷的雨天.

挂起来的风带着雨直往门里面打进去,秦明又往后躲了躲.

他本是只想着做完最后一份报告再下班,却没想到这雨来的这么措手不及又这样大.办公楼里也早就没剩下两个人,零零散散的也只剩下那两个值班的也没有伞.

他想着这么大的雨应该一会就停了吧,他想再等等应该就好了.

然后他看见冲着大门亮的晃眼的车灯.

他在那一下看的格外的清楚,那是林涛的车.

 

大雨使交通都变的迟缓起来,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距离,红灯下跳跃的数字在玻璃上折射出一层光线,秦明盯着那里就看了很久.

林涛还买了很多东西过来,便利店的袋子套着药店的袋子,东西都零零散散的放着.秦明打开看了看,里面装着感冒药,装着面包与热饮,甚至还有一包软糖.

那好像是林涛爱吃的味道,撕开包装的时候,附近都弥漫着清新的苹果味.

林涛忙起来就爱抽烟,每次任务一重整个一队办公室都像是被扔了个烟雾弹似的.但秦明偏偏不太能闻得住烟味,所以林涛每次去找他之前都爱嚼颗糖.

“怎么又回来了?我记得你今天走的挺早的.”

秦明转过头去看了眼正开着车的人又立刻收回来了视线,想了想把那瓶热饮握在了手里.他手冰的厉害,温热的饮料都显得发烫.

“我看雨下那么大,你今天车又是限号,所以回来接你啊.感动不感动啊?”

林涛说的坦然,脸上还挂着笑,手上扶着方向盘,连头都没多转过来看一眼.

秦明听着他的话之间都充满了笑着的语气,也没和他接下去这个茬.他没再开口,只是握着瓶盖那一小点的地方不停的在手心间转动着,磨蹭感一遍又一遍的挠着心尖上那一点点的位置.

雨水不停的打在玻璃上,形成一片滴落的水珠,雨刷器规律的响动,秦明在心里数着间隔的秒数,每一次升起时都跟着再重新开始一次.他数的每一次却又好像都不相同,但这是不应该的,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心乱的厉害.

 

林涛体贴,仿佛是仅仅只对他这样体贴.

他看着林涛哄女朋友,仿佛每一次哄的事情都不同却又重复,相似的不行.那些不过是生活中应该有的琐碎的小事.

他偶尔会忘记女朋友的生日,偶尔会忘记与女朋友的约定,偶尔会被骂不细心,不能好好照顾人.

但实际上林涛这些都做得到.

秦明总是这样想.

林涛记得他的生日,也记得他们每一次商量好的事情,林涛细心的会注意到他不明显的感冒,也会在雨天跑回来接他下班,给他买饮料.

但这些也不过就只是他想想,他在心里想想.

那些小事就仿佛会被放大了无数倍,然后清清楚楚的堆在心里.

但体贴这样的词可以用来形容朋友,却不适合形容他喜欢的人.

 

林涛最后还是留在了秦明家.

这样大的雨就一直下个不停,秦明说是不放心这么晚了再让他一个人开车回去,怕他出事.

林涛倒也不是头一次来他家睡觉,答应的痛快,举着把大的雨伞下车用着半搂半抱的姿势就和秦明上了楼.

伞够大,林涛近乎是把秦明都圈在了怀里,剩下大风刮起来的雨基本上就都打在了他的风衣外套上.

秦明进门的时候揉了揉鼻子,却也还是把喷嚏打了出来.林涛脱着鞋,眼神倒是一直跟着那个已经走进屋了的人.

“你先把药吃了,我特意找的那种副作用不大的感冒药.”

秦明听着话,一边点点头,手上拿着感冒药走去厨房.他把热水壶接满了水,放在电源上听着轰轰作响的烧水声.

这样听就仿佛连雨声都被遮掩掉了一大半,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画着圈摩挲着,眼神紧盯着那个指示灯看.

随着咔哒一声,他往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热水,又倒了另外一杯.然后便把那杯留在了餐桌上.

他推开胶囊的金属包装,把药倒出来在手心跟着放进嘴里.就着着水,他把那粒吞了下去,一路跟着的仿佛都是暖呼呼的.

药其实一点都不苦,但鬼使神差的他还是翻出来那包软糖吃了块.他手上握着糖的包装,站在那里盯着简介上的字看.

林涛凑过来喝水的时候,秦明的嘴里正嚼着那块糖,包裹着的糖衣被咬破开来,夹心软绵绵的流出来,在舌尖变成一大片的甜.

空气中都弥漫着糖类特有的甜蜜味道,林涛也顺着从袋子里摸出来块扔进嘴里.

秦明看着林涛的动作,看着林涛握着杯子喝他给准备好的那杯水,他没说话.林涛转过头来对他呲牙笑着,嘴里的糖好像已经被嚼的差不多了,他又就着他手吃了一块.

秦明索性直接把那一包都递了过去.

 

有关喜欢与不喜欢这样的问题秦明总归是不喜欢去想的.

他并不太熟悉向人表述出自己的感情,他不善于表达,但他并不是没有.

他总是把那些描述记录下来,但关于他这一小部分,并算不上什么的感情他却始终没有写下过什么.

 

秦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林涛正打着电话,嘴上咬着的烟马上要烧到了尾巴.

他听着林涛糊糊弄弄的回答着女朋友的电话,叼着烟话都说的不太清楚.他用毛巾来回擦着头发,直到那些地方都不再滴下水去,林涛才挂断了电话.

雨已经没有再下了,风却还是不停的刮着,吹的玻璃哗哗直响.

“女朋友?”

他问了句,林涛瞬时就回答上了句嗯.

烟头被按在了烟灰缸里,黑色的灰堆成一片,茶几上还摆着听没打开的啤酒,看起来已经从冰箱里拿出来了段时间,薄雾化开了水珠顺着瓶身滚动下去.

林涛拉开拉环,金属撕开的碰撞声在房间内显得格外清楚,他递过去给秦明,看上去那意思是在问他要不要喝.

秦明皱了皱眉,却还是接了过去,喝了一小口,又把瓶子递了回去.

林涛丝毫不在意这是不是什么二次触碰的事情,对着口就大口大口的喝着.

秦明没再继续看下去.

 

和林涛认识的年数也已经不是一只手就够数的年份了.

秦明从大学开始认识这个人,到实习,到工作,每一段生命过程中都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他朋友不多,和林涛就可以算是熟的大概不能再熟了,林涛也是正正经经的真的对他特别好.

以朋友的姿态相处,却又抱着喜欢的感情,秦明总觉得其实自己是有些对不起对方的,这仿佛就像是一场骗局,但他没有勇气从这种封闭又重复的环境里跳出去,他只不过是在这里做一个胆小鬼.

暗恋这样的事情不过是以自我为中心所表述出自己一个人的感情而已.

他了解林涛,也清楚的不得了.他大概比谁都能想清楚这发生下去的故事结尾.

所以有些话,有些事,这辈子也就都没必要讲的太清楚.

 

秦明睁开眼时林涛也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手机上的闹钟响个不停,他坐起身,滑动过屏幕界面关掉了响动.

沙发还是太冷了,秦明也没忍心让林涛在那睡一个晚上,反正又不是头一次一起挤在一张床上.

林涛睡觉爱乱动,半夜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粘糊糊的蹭上来,抱着秦明就跟条撒娇的大狗狗一样,把秦明算是彻彻底底的热醒过来了一次.

下过雨也刮过风的晚上过后往往都意味着晴天,秦明从床上下来的时候轻手轻脚,林涛没了动静就又闭着眼理所当然的睡了回去.

他们昨晚没有拉窗帘,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刚好有那么一片照在床上.

林涛乱糟糟的头发都显得金灿灿的,一片阴影半遮半掩的打在枕头上,脸的轮廓都变的有些许的模糊.

秦明就这么看着,又突然有些难受.

他走去浴室的几步路上脑海之中都是空白的一片,当他站在浴室那面镜子前时,他忽然想起来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他在换好衣服,准备好一切等着林涛的过程中,写下了那句话.

或许也不过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平淡,就是这样简单.

但秦明还是觉得有些难受,他放下笔,抽了抽鼻子.林涛从他背后走过来.

“你感冒怎么听起来又严重了?”

秦明把本子合上,按着方向整整齐齐的放在桌面的文件夹上.他从椅子上站起身,套上外套.

“没有,已经没事了.”

他这么说着,然后走去换上了鞋子.秦明就站在门口,给林涛摆出一副我在等你的样子.

他看着林涛在自己家也格外熟悉舒服的样子,他看着林涛穿上外套,走过来踩上鞋,一切都顺畅的无比.

 

他打开门,接触到新鲜空气时秦明只觉得自己的感冒大概已经好的透彻.

是因为你么?

他这么想.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END.

——————————

于是就这样...在深夜...听着歌写了第一篇没结果的林秦 自己也难受的不行 最近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好 心理问题反反复复的

推荐你们可以听着开头时我放的歌词那首歌再看这个文

他们不是不喜欢 也不是不爱 但需要考虑的事情还是太多了 他们需要把自己这些责任都承担起来

喜欢的话 还是...红心蓝手评论什么的 please——


2018-09-15 评论-6 热度-273 法医秦明林秦
 

评论(6)

热度(273)

©XoCLoRui_ Powered by LOFTER